Have Fun!!
買房、賣房、估價、聊行情,歡迎聯絡
純聊天、交朋友、找美食更大歡迎 XD
Call: 604-765-0831 Email: iris.y.lei@gmail.com
這篇為獎金動筆的文章後來的確替我賺進500大洋 XD
對當時的高中生的我來說,是一筆相當不錯的娛樂資金
不過還記得好友老姜看完時那副一言難盡的表情:「我覺得我被騙了。」
還有立婷看完時表情也很複雜:「雷,你有點變態......」
連好朋友都這麼說了,其他人我就更不敢想像了XD
所以回應收集動作就到此為止......

只在對話和回憶中出現的角色「秀川」,這個名字是硬湊出來的
本來想取叫「秀一」這個日本風味濃厚的名字
( 日本動畫中出現率超高的優良學生名,而且通常都很帥 )
被老姜丟了好大一顆白眼,就隨便把「一」改成「川」...
「小璐」這個名字我很喜歡,可愛又有朝氣的感覺
主角名字因為想要模糊性別的關係,沒有去想
( 也是因為想來想去都不滿意,乾脆不寫...... )
塔羅牌的部分完全是胡說八道,自己編出來滴 
好孩子們千萬別信以為真歐 XD

當時寫的時候是很牽強的用「嫉妒」做動機
後來發現跟嫉妒有關的敘述根本找不出幾句來...
所以這次改的時候改成了比較廣義 (籠統? XD) 的「恨」
漫畫中常常有這樣的臺詞:「恨一個人和愛一個人是一樣的...」之類的
以前怎麼看都不明白,很難想像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
現在好像清楚一點了,可是還是被我寫壞掉了 XD
這篇文章也許應該改成「目標!500大洋!」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秀川知道我們三個人一直是陷在怎樣的關係裡嗎?如果秀川知道,那秀川跟小璐都太可憐了。小璐說我遲鈍,但秀川又何嘗不是?我曾經三更半夜悄悄走進秀川的房間,凝視他的睡臉,伸手從他的額頭滑到臉頰,秀川從來就不曾知道。甚至當我低下頭輕輕吻他長長的睫毛,秀川頂多也只會翻個身,沒有任何反應;秀川也只會用那孩子氣的笑容看我,永遠也感受不到我的熱切;這樣的痛苦真的很蠢很蠢,但是我竟然也讓自己掉進了這個泥淖。我突然伸手像遮太陽似的遮住眼睛;那是我想哭時的動作。小璐平靜了下來,抬頭看我:「你沒事吧?」「沒事。」這是三個人的痛苦呢……真的是太可笑了,我打定主意結束這一切是對的。
 
晚上,我像往常拿出秀川的塔羅牌,我的成績卓著,它們已經不再像只是繪了圖案的紙牌了;它們發著暗暗的、惡意的淡紅色光,一離開綢布的束縛就緩緩升起一條條半透明的黑影,蛇樣的舞蹈,在夜色中是美麗的,比起燭煙似乎更能捉摸;我將那些紙牌攤開,精靈們得到了解放的允許,跳耀的更加歡暢。愚人時而站立時而漫步,不像愚人反而像沉思的智者;戰車滾動著輪子,追風似的奔馳;魔術師在我耳畔小聲耳語,聲音飄忽遙遠,聽起來像是秀川隔著天空向我說話。我照記憶排了一副「密宮」;塔羅牌,由人的邪念聚集而成的象徵性的紙牌,當人們開啟它的封印,走進它的世界時,所有的憎恨和嫉妒就跟著覺醒了,它們相互交織組成人們口中的「未來」;我心裡想著,伸手一張張將牌翻開來,高塔、節制、月亮、審判──人們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時,就會起殺意,任何人都一樣──女祭司捧起我的臉頰,親吻我的額頭,我睜大眼睛,靜靜的流了淚;愛情這種東西真是詭異,它將不合理的作法合理化,又讓毫無邏輯的思想變的有邏輯起來,小璐想必也是這種幾乎是恨著秀川的心情吧?
 
「好吧!你說要讓秀川復活,是認真的嗎?」好幾天過去了,小璐像往常一樣走在我旁邊,她低著頭,放慢語氣認真的說。我想著每次翻開最後一張牌,一陣火花竄出的情景,不知不覺已經走到房子前面了,我抬頭看著秀川房間的陽臺,點了點頭。「你覺得那是可能的事嗎?」小璐也看著那個有著石欄杆,絕對不會讓人意外墜落的陽臺:「秀川已經死了,他是從那上面跌下來的,我們都最先看到。如果你真的能讓他復活,那……就找我和你一起吧!」小璐看來像是下定了決心,她並沒有看我。「秀川以前也說過行的通的,不過我還缺一樣東西。」我也決定告訴小璐了:「我天天都在問秀川的塔羅牌,問秀川為什麼要自殺,結果和我想的一樣,它們說秀川根本就不可能自殺。」難得一口氣和小璐說這麼多的話,小璐仍是一臉半信半疑的表情,但是我聽到她的呼吸忽然沉重起來。「後來我問是誰殺了秀川,它說,」我頓了一下,看著小璐:「是秀川身邊的人,很親近的人。」
 
 
三‧我
 
那天深夜,我拉上窗簾,準備好七十八張牌,點上四枝嬰兒手臂般粗的蜜蠟燭,也準備好天使和惡魔的座位,用粉筆畫好召喚的咒文和圓形的魔法陣,佈置成一個很大的、立體的「密宮」。佈置雖然辛苦,但是我可以感覺到精靈們的興奮,使我也跟著情緒高昂了起來;我反覆確定一切就緒後,就回到床邊,坐下來開始等待。
 
夜越來越深了,就在我換第一枝蠟燭的時候,小璐終於出現在門口,她刻意打扮過,嶄新的洋裝和長統靴,串珠的項鍊和髮夾在昏暗的房間裡一閃一閃的,手裡捧著一把擦得乾乾靜靜的口琴,妝化的完美無缺的臉龐面色凝重。我起身看她,小璐瞧著房裡擺好的儀式,咬緊了嘴唇,她又轉頭看我:「你說你缺的東西,是這個吧?」她輕輕的把口琴放到地上粉筆畫的圓圈裡。我還是看著她,沒有答話。小璐站著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:「在開始之前,我先告訴你一件事。」不等我說話,她又接下去:「雖然我還是不相信這種東西有用,但是如果真的有辦法讓秀川回到我們身邊來,我願意不計代價去做。」她蹲下來,伸出手想觸摸地上的牌,被我制止了。
 
「你知道PCP吧?」小璐問。是的,我知道,那是一種麻醉藥,很容易就可以找到,突然接觸到這種藥品的話會暈眩、呼吸困難,絕對可以讓坐在欄杆上的人跌落下去。「你大概早就知道了,秀川才不是自殺,是我害死了他,我在他的口琴裡偷偷放了PCP。」小璐看著我:「我本來也沒有打算要瞞一輩子的,你要去告發我就去吧!也許這樣我就不會每天從惡夢裡嚇醒了。你知道自從秀川死了以後我的日子是怎麼過的嗎?我沒有一天睡好過,我總覺得秀川隨時會出現,像以前一樣吹琴給我們聽;那種感覺令我毛骨悚然!我每天都會看到秀川站在我的床前,笑著『為什麼要殺我?』『你不懂我的心情嗎?』我甚至把他的琴都偷來了還是沒有辦法安心!」小璐語氣很激動,表情看起來卻很平靜,「我起先只是想說放放看,口琴是鐵做的,也許PCP沒有那麼容易就會漏出來,前幾天什麼事都沒發生,可是就在那一天,秀川真的出事了!」小璐把臉埋進雙手裡,肩膀開始顫抖,「你會恨我嗎?我已經開始很我自己了。」
 
我看著地上的口琴,想著秀川出事的時候,小璐驚慌瑟縮的樣子。秀川,你知道自己怎麼死的嗎?在你吹著最喜歡的「路西法的微笑」時,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?「為什麼?」這是我好不容易說出來的話。
 
「為什麼?為什麼?為什麼?」小璐從手指縫裡瞪我,兩頰已經濕了,「還不是因為你!你不知道我有多麼喜歡你!從小就是這樣,你永遠都那麼遲鈍!我吸引到所有人的目光,那又怎樣?你只會跟秀川膩在一起,什麼都看不見聽不見,我再怎麼明示暗示都沒有用,我好不甘心!」小璐站起來,也許是因為喊完一串話,有些無力的樣子:「秀川只會笑,只會用他那種無邪的笑欺騙人,我就恨這一點!無論我做多壞的事情,秀川都只會像哥哥一樣的笑、用磨不盡的好脾氣來包容、安慰,以為這樣就可以讓我傾注在他身上!你那麼聰明為什麼總是離不開秀川?如果沒有他,也許我就可以──」小璐的聲音嘎然止住,哭聲代替了喊叫。
 
「就這樣?」我問,心裡像投進一塊巨石。「對,就這樣。」小璐淚流滿面,「把秀川召喚出來吧!讓他看看真正的兇手!不論怎麼樣我只希望能回到以前三個人快樂的日子,我要好好的向他道歉。」她把幾絲散髮掠到耳後,「不知道為什麼,看著這堆儀式和讓秀川復活,我還是覺得很可笑。」
 
「其實我也恨秀川,」我站起來,這是我第一次和小璐說沒和秀川說過的話,「我恨秀川的完美,恨他的善良,還有恨他使我無法離開他身邊。」小璐的表情滿是不解,我自顧自的說下去:「如果有一天這種『恨』爆發了,我是不是也會動手殺害秀川?」我看了一眼小璐,「或殺你?」
 
小璐笑了。「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種話,你怎麼可能呢?你說的明明就是『愛』,偏偏要把它誤解成『恨』;如果這種『恨』讓你起殺意,那世界上大概真的沒有什麼真心了吧?」小璐拉我過去,「快點,我們來讓秀川復活吧!秀川現在說不定也很著急呢!」她推著木頭般僵硬的我,蠟燭的火左右搖晃,我們的影子也在牆上晃來晃去。開始了嗎?開始了,我對自己這麼說。秀川,你要好好的看清楚,這是我所能為你做的一切,你如果能看,就看得清楚一點吧!
 
四枝蜜蠟燭的火燄在瞬間猛烈燃燒起來,橙黃色的火燄取代了幽暗的、有如跳舞般的黑影子,刺眼的光芒環繞著地上的白色圓圈,看起來顏色更加慘白,幾點粉筆劃出的白粉被火燄趕離了原位,在房間內隨著氣溫上上下下的移動著;我迅速的瀏覽一遍,賢者、惡魔、正義、命運之輪等等,它們的形體比以前更加清晰,彷彿有表情一樣,全都咧開嘴在獰笑,伸長了手想抓住什麼。我閉上眼,似乎還能聽見它們的咆哮聲,那種隔著夜空叫哮,又直擊心房的聲音。我輕輕、慢慢的轉過來,看著眼前有些驚呆了的小璐:「假如你真的殺了秀川,那你就得進去,用你的雙手呼喚秀川回來。」小璐不自然的點了點頭,踉踉蹌蹌的後退了幾步,深呼吸,她緩緩的走進火光裡。
 
「這就是復活嗎?」小璐的身體在顫抖,聲音也在顫抖,「為什麼……為什麼我一點特別的感覺都沒有?」她喘著氣,非常的緊張。
 
我注視著她。
   
「你不要這樣看著我吧?」為了平靜自己,小璐故做輕鬆的笑起來,「我可是很緊張的呢!這樣真的可以讓秀川復活嗎?」就在那一眨眼的時間內,小璐的表情明顯的起了變化,那是疼痛、灼燙的表情。她慌張的左顧右盼,「好熱!越來越熱了!我要一直站在這裡嗎?」火勢比剛才又增大了一倍,我靜靜的看著,牌上的死神像是嗅到獵物似的,從後面站起來,它的黑衣好像煙霧做成的,卻又那麼真實的在火裡翻飛,手裡的鎌刀閃閃發亮。火燄開始吞噬小璐的衣服,小璐痛苦的蹲下來抱住自己的肩膀,那有著蕾絲花邊的洋裝黏貼在她身上,焦黑、蜷曲起來,小璐緊緊的咬住嘴唇,血絲都冒出來了:「喂……你說話啊!不要那樣看我……我辦不到、我真的辦不到!你應該自己來的!我承受不了這麼痛!」她嚇壞了,聲音聽起來像哭叫。「我根本比不上你!根本比不上你和秀川!我永遠都需要你或秀川的幫忙,就連那個時候也一樣!我只會衝下去找秀川的口琴、只擔心放的藥會被發現,我還用那種下三濫的手段陷害秀川,我根本沒資格召喚他!」小璐向我伸長了手,想乞求一點援助;她痛到站不起來了。地上的牌像灑煙火似的閃著詭異的光芒;死神舉起了它的鎌刀。
 
我輕輕的推開小璐伸過來的手:「你說過你願意不計代價去做的。」後退兩步,我注視小璐痛苦又無助的眼神,她的手抓空氣似的萎縮,我慢慢的告訴她:「其實那個時候,我並不是第一個衝進秀川房間的人,而是我就在他的房間裡,就在他的陽臺上。他掉下去的時候,我還在他身後,讓秀川掉下去的,也不是你的PCP。」小璐睜大了那雙漂亮的眼睛,死神拉長了嘴角獰笑;最後一刻,火光中的小璐簡直像個精靈,我聽到一聲爆炸,火光落了一地,房間頓時暗了下來,除了粉筆灰和灰燼以外,什麼都不剩了。
 
我用腳踢著地上黑色的碎屑,也許裡面有一些是小璐。塔羅牌全部都燒光了,我跌坐回床沿,雙手抱住頭;以後它們再也不會蠱惑我了,雖然始作俑者是我;我恨小璐的輕浮,恨秀川的無視,更恨這兩人將我捲入這種愚蠢關係,而那些牌只不過是協助我罷了,再加上我得不到的東西,別人也別想得到,如此而已。
 
 PCP,那種六零年代的麻醉藥,一次不成功就不可能會再成功了,要不了一天它就會受潮,變成一堆沒有用的白粉,偏偏有個傻女孩不知道,硬是相信她放的藥奏效了,讓自己被嚇了那麼久。我在心裡說給那位已經聽不見的傻女孩聽。反倒是塔羅牌,它本身就是由許許多多的邪念組成的,裡面自然也包括了謊言,就因為如此,塔羅牌所製造的騙局似乎也特別容易令人上當。
 
是的,根本就沒有辦法可以讓人復活,只能讓人死。
    
這我早就知道了,秀川也知道,問題就是秀川對這副牌太熟悉了,他不會不知道我要做什麼。這個方法除了對小璐,不然是不可能會成功的,我必須要想一個別的辦法才行。

 
從陽臺推下去。這真是個好主意!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ooddoo0830 的頭像
wooddoo0830

Iris 私物語

wooddoo08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1019
  • 真懷念XD

    現在看以前寫的東西真是有趣XD

    別一直拿舊文出來墊檔
    我要新文阿~~~~~
    導引者新進度快PO上來~~(口孔~~~~)
  • 就是因為很懷念才po上來嘛......XD
    新進度努力中...敬請期待...XD

    wooddoo0830 於 2008/02/15 03:45 回覆

  • Namie8668
  • ...

    我覺得也可以是小璐有GL癖好不一定是主角BLㄚ
    不太了解為何主角要殺了朋友和心上人就是了
    妳有看到我msn傳的簡訊嗎?
  • GL這就不是我辦的到的事了XD,我是很想表達主角動手殺人的心情...但是寫的很差...所以...
    我沒有看到你的簡訊耶?是msn版本的問題嗎......

    wooddoo0830 於 2008/02/21 19:04 回覆